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北大女学霸毕业赴美深造,9年后在金门大桥自杀,后调查发现问题

2022-12-13 20:34:32 2745

摘要:放弃是种很难的选择,尤其当你辛苦爬到高处,马上就能摘到悬崖上果实时,你很难选择放弃冒险,原路返回,即便你知道这可能会带来性命之忧。4年前,北大学生唐晓琳在赴美留学期间选择了从金门大桥上一跃而下,结束自己年轻的生命。有人会说她脆弱,有人会为她...

放弃是种很难的选择,尤其当你辛苦爬到高处,马上就能摘到悬崖上果实时,你很难选择放弃冒险,原路返回,即便你知道这可能会带来性命之忧。

4年前,北大学生唐晓琳在赴美留学期间选择了从金门大桥上一跃而下,结束自己年轻的生命。

有人会说她脆弱,有人会为她感到可惜,有人会痛斥外界給她的压力。

对于唐晓琳的选择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,但唐晓琳的死亡却让人有许多疑问:

乐观学霸唐晓琳是因为什么选择从桥上一跃而下?读博期间发表了7篇高水准论文的唐晓琳,为何却迟迟不能毕业?学校长达6页的死亡调查里有哪些内容?

北大才女

1985年,唐晓琳在山东烟台一个普通家庭出生,家里几人住在狭小的房子里,平日生活也很拮据,按正常剧本,唐晓琳本会如父母般继续过着苦日子,但读书改变了她的命运。

对穷人来说,读书永远是成功概率最大的道路。

在这条道路上,唐晓琳依靠自己的聪明与努力一路披荆斩棘,活成了别人家的孩子。

唐晓琳从小到大都是班里学习最好的那个,她的成绩往往是同年级学生的最高分。

虽是女生,她却对理科充满兴趣,在物理上更是有着出众的天赋,凭自己的能力折服了诸多男生,被称为“琳姐”。

2004年唐晓琳一路过关斩将,以高分考入北大,选择了自己梦寐以求的空间物理专业。

而唐晓琳之所以选择物理这个与数学并称最难的学科,是因为她从小便对星空充满好奇,即便不可能亲自迈向宇宙,但也希望能够用自己的方式为祖国迈向星空做出贡献。

北大4年里,唐晓琳没有迷失自我,依旧如过往十几年一般保持着自律努力学习,期待自己为祖国航天事业做贡献的那一天。

2008年,唐晓琳顺利毕业,此时她没有选择依靠自己北大文凭去谋求一份高薪工作,而是选择去往有着空间物理殿堂之称的美国犹他大学进行留学深造。

那里有着世界上最顶尖的学术氛围与试验条件,她想在那里取得更大的进步。

犹他大学坐落在盐湖城,是美国最古老的几所公立大学之一,在西部学校排名中,只有麻省理工综合排名在它之上,在专长的物理学上丝毫不弱麻省理工。

顶级的大学自然有着苛刻的录取要求,该专业每年只在全世界范围内招收20名学生,但优秀的唐晓琳克服重重阻碍后,依旧成功取得录取通知

出于家庭经济与赴美时间的考虑,唐晓琳选择了直博,因为这样能省下两年时间,虽然更短的学业时间,往往代表了更大的压力,但为了节省开支并尽快回国为祖国事业做贡献,唐晓琳依旧选择了这条路。

此时去往犹他大学的唐晓琳,小小的个子上载满了自己的梦想与周围人的期许与祝福。

在去往犹他大学留学前,唐晓琳的一生还是比较顺遂的。

但在犹他大学唐晓琳却迎来了人生的当头一棒,本来选择直博就是为了可以尽快完成学业,然而在这里她却滞留了9年之久。

头两年里,唐晓琳表现出色,顺利完成了研究生学业,按直博的进程,再过两三年后,她便可以取得博士学位回到祖国了。

现实却打破了唐晓琳的规划,即便她在赴美第四年便完成了博士论文,3年后,本该属于她的博士学位依旧遥遥无期。

2017年,此时唐晓琳已经在美国呆了9年,攻读博士也已有7年了,这大大超过唐晓琳的预期。

此时32岁的唐晓琳面临着巨大的压力,没有工作、身处异国、家中贫困、学位遥遥无期,她不知道为什么过往的努力不再有用了。

在读博这7年间,她完成了博士论文,并发表了6篇高水准论文,按道理讲她早就该毕业回国了。

但这里是美国,导师有着决定学生毕业的权力。

唐晓琳很优秀,也正是如此,这个优秀勤奋的中国女学生更不可能毕业了,谁舍得放走一个免费劳动力呢?

“在国外读博都很难毕业,并不是因为学生水平差,而是导师不想放走免费劳动力,能拖一年是一年。”一些留学生如此说道。

魂丧金门

2017年10月,唐晓琳突然失踪,联系不上她的家人与朋友们一边报案,一边发布寻人启事。

经过调查,唐晓琳失踪前最后呆过的地方是金门大桥的迎宾中心,那一天是2017年10月1号。

这则消息来自一位自称是唐晓琳朋友的网友:“晓琳那天坐车去了达金门大桥的迎宾中心。”

唐晓琳的朋友还发布了声明:唐晓琳处于抑郁症中,可能会伤害自己,如果有知情人给与线索,将会获得丰厚的回报。

金门大桥是旧金山的地标建筑,被称为自杀圣地,建成以来,约有1千多人从桥上跳下。

以前唐晓琳的好友在朋友圈发了张金门大桥的照片,配文道“站在金门大桥上那一秒,眼泪就忍不住流下来。”

唐晓琳在下面评论道:“是因为太冷,风太大吧。”

唐晓琳懂得好友那种心情的,困顿迷茫,却又不知道如何解决,于是只能故作坚强。

2017年10月6日晚,警方在金门大桥附近的岸边发现了一具尸体,经过几天的辨认与审核,4天后警方确定了这具尸体的身份,正是失踪数日的唐晓琳。

同日犹他大学物理与天文系发表声明,确认唐晓琳死亡,并向所有犹他大学的中国留学生发布了邮件告知唐晓琳死亡的消息。

唐晓琳死亡消息传出后,她的导师萨维兹·萨法里安在信息官网上删除了唐晓琳与另一名中国留学生的信息,仿佛唐晓琳从没存在过。

这很可疑,中国留学生们要求萨维兹·萨法里安公布不予唐晓琳毕业的原因,并要求校方给出唐晓琳的死亡原因。

2017年10月13日,犹他大学与中国留学生代表,就唐晓琳死亡事件进行了会面。并在次日发布了交流结果:校方对唐晓琳的死亡表示很悲痛,同时已经安排人手展开调查萨维兹·萨法里安。

校方表示,他们会给出真实答复,绝不包庇导师,调查结果将在邮件中向大家公布。

经过调查,唐晓琳博士生活里的许多细节被公布出来。

在唐晓琳攻读博士的7年里,她不是唯一一个延迟毕业的学生。

她的导师早已习惯通过打压贬低的方式,让学生自以为是自己差劲才毕不了业,实际上他只是想让学生无限期的给他当免费劳动力。

在唐晓琳所在的实验室里,全年无休做实验是很正常的事情,唐晓琳常常在晚上接近凌晨了依旧在试验室为导师的研究检验数据,其他学生也是超负荷的状态。

唐晓琳的师妹表示:“晓琳很多时候,要在实验室呆到半夜,就是为了守着看实验,真的特别辛苦。”、“有次都晚上10点过了,我和她刚吃完饭,她便说要回去看试验结果。”

学校调查小组还发现,唐晓琳的导师还故意在实验室里营造恶性竞争的氛围,放出有限的试验资源,让同门师兄姐妹们因资源问题发生争吵,利用构建紧张氛围,促使他们更加拼命的为自己工作。

对于唐晓琳7年未取得学位的事情,调查小组也发现了问题。

在美国,博士学位的取得与导师密切相关,只要导师不认可学生的研究成果,无论学生的论文质量多好,发表到什么级别的刊物上,都不能毕业。

虽然唐晓琳读博期间发布了高水平论文,但只要她的导师不点头,唐晓琳就无法获得博士学位。

同时,在博士资格考试问题上,唐晓琳的导师也存在明显问题。

按美国规则,学生想取得博士学位,必须通过博士资格考试,一般由导师决定这个资格考试的方式与结果。

按学校规定,完成研究生学业,开始读博的三年内便要完成资格考试,但唐晓琳在读博第7年才获得参与考试的资格,这显然与学校规定不符,明显是导师在故意为难唐晓琳。

在一系列的调查下,校方发现唐晓琳的导师在过往生涯里,推迟了多名中国留学生的毕业时间,即使他们表现优秀,完全符合毕业条件。

这次调查,一直持续到了2018年。

期间犹他大学聘请外部机构调查唐晓琳死因,期间对物理与天文系的教授、学生以及唐晓琳家人朋友等40多人进行秘密访谈,最后给出了一份长达6页的调查报告。

这次调查证实了唐晓琳所处环境的恶劣,以及导师故意推迟下,其取得博士学位机会的渺茫,但在报告中更多强调唐晓琳的心理问题,而非承担校方责任。

最终校方决定暂停唐晓琳导师的招生,并宣称将对学院进行彻查与整改,更换了唐晓琳所在的物理与天文系的系主任。

死后后续

时至今日无人知晓是什么原因,让唐晓琳决定一跃而下。

但她生前的困境,却是能想象到的:父母的期许、自己的梦想、导师的压榨等待压力都让唐晓琳深感绝望。

唐晓琳去世后;历经了丧女之痛的唐父唐母一夜间白了头。

由于过于悲痛,二人低调处理了唐晓琳的后事,并拒绝接受媒体采访。

而唐晓琳的好友在她去世后,每年回国时都会去拜访唐父唐母。

但随着疫情的爆发,她也很少回国了,不过至今她还时不时还会与唐父唐母联系。

“如今晓琳走了,但我们之间的情谊不会断。”唐晓琳的好友如此说道。

对于唐晓琳的死,一位曾在犹他大学攻读硕士的中国留学生杰西卡发表了看法。

唐晓琳在赴美的第三年与杰西卡相识,曾因为师兄弟引见而熟悉。

杰西卡回忆了与唐晓琳初见时的感觉:

“那时她刚来三年,压力还不算大,整个人都是阳光开朗的,很爱笑,笑起来眼睛弯弯的很可爱,平日也很幽默,爱开玩笑。平时她也很有女人味,只穿裙子,不穿牛仔裤,那时候没想过她会出现这样的事。”

问及之后唐晓琳的情况时,杰西卡表示自己不太清楚:

“与她相熟的人那时都陆续毕业回国了,之听说晓琳之后基本上不与新来的中国留学生联系,听她身边的人讲,晓琳后面越来越宅,几乎只呆在宿舍与实验室里。”

谈及学业压力时,杰西卡表示:

“物理这门学科的特殊性,就决定了任何成果都必须经过不停的尝试,只有经过千百次尝试,才可能有一天不小心成功,晓琳的压力自然是很大的。”

“其实她一直想找个可靠的肩膀,但一直没炸到。”

“不能按时毕业,对于博士生来讲压力是巨大的,很多人都会处于抑郁状态,出现自我怀疑、自我贬低的情况,而且即便毕业了,领域里还有很长的路要走,国内外的教职岗位已经越发饱和了。”

对推迟毕业的话题,杰西卡补充道:“在美国这是很常见的,身边的工科博士并没有几个能准时5年毕业的,平均都要六七年,甚至还有9年才毕业的。”

当问及导师问题时,杰西卡表达了无奈,导师对学生而言,有着极大的权力,能决定学生的生涯,但学生却很难辨别导师的人品:

“当初我申请时的感觉就是一团雾水,乱遭遭的不知道导师是什么样子,只能把一切交给运气。”

另一位中国留学生虞峰也认同了这个观点:“当时我申请了整整半年,一般找工作投简历也就几十份,但申请博士时,我给100多位导师发了简历,最后只有三个导师愿意录取我,这和大海捞针一样,到了那个时候,哪里能顾得上挑肥拣瘦呢?更多是客观条件决定的。”

结语

有人会质疑唐晓琳怯弱,但很多事情并非单用怯弱便可解释的,心理学里有一个学术名词叫习得性无助,描述的是人长期习惯某种迫害后,会将其视作正常,并失去反抗能力的现象。在外人眼中无数大道,对陷入其中的人而言,就只习惯的那一条而已。

相比苛责受迫害者的脆弱,思考迫害原因与解决方式是更必要的事情。

唐晓琳很优秀,但在导师决定制下,她越优秀,距离毕业也就越遥远,对于一些心思阴暗的导师而言,免费优质劳动力是不会放过的。

可惜的在于唐晓琳本有机会回到祖国,继续从事她热爱的物理学研究,为祖国做贡献的,可惜她还是死在了美国。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
相关推荐
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