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太平洋海战之140:恶魔岛

2022-12-13 19:55:25 1595

摘要:这节本该是“山本之死”一节的内容,结果发现一节太长估计有7~8000字,所以单列出来。日本帝国海军在1943年4月损失的战舰不多,只4艘而已。但帝国海军在这个月的另一个损失是没法估量的:联合舰队司令,上将山本五十六阵亡。先把损失的两艘战舰补...

这节本该是“山本之死”一节的内容,结果发现一节太长估计有7~8000字,所以单列出来。

日本帝国海军在1943年4月损失的战舰不多,只4艘而已。但帝国海军在这个月的另一个损失是没法估量的:联合舰队司令,上将山本五十六阵亡。

先把损失的两艘战舰补完。


第137节中,日本人在4月3~4日损失了潜艇Ro-34及一艘小艇第13号猎潜舰。9日早上,矶波号(Isonami)驱逐舰在苏拉威西东南护送槟城丸(Penang Maru)等四艘运输船时,被美军遍罗号潜艇(SS-199)盯上了。

时间0906,遍罗号一气射出6枚鱼雷,其中三枚攻向槟城丸,一枚攻向矶波,另两枚攻向船队中的另一运输舰。其他都射失了,但三枚乱箭之下槟城丸无处可藏被击中一弹。

遍罗号跑了。

槟城丸是5200吨的排水量,中了一枚鱼雷之后没有当场沉没,是熬到下午一点半才沉的。过程中矶波号伴随在侧,运输船沉没后,这驱逐舰继续打捞落水日军。

遍罗号又回来了。

时间1407,遍罗号故技重施三枚鱼雷攻向矶波号之后,又跑了。跟槟城丸一样,矶波号也没躲过,中了一枚鱼雷。

1750吨的矶波号沉没,不过日军人员损失不大,两艘船加起来也只有20来人阵亡。而且矶波是1920年代的老舰了,好像也没啥可惜的。

820吨的39号巡逻艇(PATROL BOAT NO 39)比矶波号的年纪还大了几岁,是枞级二等驱逐舰里的蓼号改的。“蓼”念“了”,是一种多年生草本植物。枞级的一些细节在第120节有介绍。

4月23日,这巡逻艇在台湾东部被美军潜艇海狼号(SS-197)击沉,人员伤亡不明。

说起来,这几艘船死的都不冤:海狼号1944年10月被击沉,但即便如此,这潜艇也以18艘击沉的战绩排在射手榜第10位;遍罗号更不必说,以26艘的战绩高居第二,而且活到了战后。

4月份,盟军也损失了四艘战舰,其中两艘是前节提到的驱逐舰USS Aaron Ward (DD-483)跟油船USS Kanawha (AO–1),另两艘是潜艇海卫 (SS-201)跟掷弹手(SS-210)。

这两潜艇的沉没在之前第42与31节有比较详细的介绍,这里就不再说了。

言归正传。


巴拉莱岛(Balalae Island)是布干维尔岛南部肖特兰群岛中的一个小岛,非常小,长度不过2000米。岛上地势平缓但无人居住,原因么,土著传说这是个鬼岛,主凶。偶尔也会有人,那是部落战争后,胜者将俘虏带到这里开膛剖肚大快朵颐。

20世纪初,一位英国人买下这岛开了个椰子种植园。太平洋战争开始之后,西方人撤出了,但这里平坦的地势吸引了日本人。

1942年2月新加坡8万英军投降,加上马来半岛投降的英军,新加坡战俘约13万人。10月18日,599名战俘从新加坡启程,被日军从新加坡送往拉包尔。

这些战俘来自英国第35轻型防空团(35th LAA Regiment)团部及下属144营的一部分,军衔最高者为中校团长John Bassett。这英联邦战俘中,包括有澳洲人、英国人、尼泊尔的廓尔喀人及印度锡克人等等。

11月25日,日军甄选出517名适于劳作的战俘,将他们送到这巴拉莱岛,日本帝国要在这平坦的小岛上修机场。27日,战俘到达巴拉莱岛。

吊诡的是,日军随后声明运输舰被击沉,517名战俘无人生还。和平时期尚有不测风云,战时这更是常态,英国人接受了这一不幸的消息。

直到1946年8月,一份前日本帝国海军少校的自白,才将真相托出。

真相远比沉船更残酷,更血腥。


战后,驻拉包尔的澳军听到传闻,有劳工称战时的巴拉莱岛曾经发生虐囚事件。1945年11月6日,英联邦战时墓地委员会(Commonwealth War Graves Commission)抵达巴拉莱岛,在劳工的指引下开始挖掘。

至12月底,共有436具高加索人种的遗体被掘出,一同发掘出来的有水壶、便士硬币、战靴等个人物品。所有遗骸、遗物中,除了一副美军飞行员的狗牌,没有其他任何个人身份标识。

但有一枚35团的肩章。

“沉船致无人生还”是假的。

盟军迅速查找日军记录。1946年1月18日,驻东京总部发出逮捕令,要将当时驻巴拉莱岛的几名日军军官逮捕归案。这些军官中,有个叫尾崎纪彦(Norihiko Ozaki)的海军少校。

说明一哈,“尾崎”跟“纪彦”这名字是俺自己分开查的,不一定正确。

尾崎是1942年8月才入伍,却有少校的军衔,而且在岛上指挥的是个海军工兵营。猜测的话,他是以专业工程师的身份入伍,年龄应该是三十多岁。

听说自己要被逮捕,尾崎当晚写下遗书,认为无愧于天皇国家,准备自己了断。但沉吟一晚之后,他认为日本帝国的战时劣迹已玷污了国家声誉,为这个帝国而死并不值得,将真相公之于众并寻求公正的审判,才是自己该做的。

19日早上尾崎被捕,8月8日,他在东京巢鸭监狱写下了一份10页纸的自白书,详述了三年前在巴拉莱岛上发生的事。


战俘被送到巴拉莱岛的前几天,尾崎的第18海军工兵营就已经上岛,战俘到达当日,尾崎前往码头接收。下船时一名战俘试图游泳逃跑,抓回之后被负责运送的陆军看守枪决。本来,这应当由尾崎将战俘斩首,但他下不去手。

修跑道的事被盟军发现之后,不时会有战机前来轰炸扫射。日军有战俘挖的掩体、工事躲藏,却禁止战俘挖自己的掩体,之后终于出了个大事。

1943年3月13日凌晨,一架B24轰炸了这小岛。非常不巧,三颗炸弹落到了集中居住的战俘帐篷区。为防止战俘逃出,日军用机枪封锁营地,试图逃出者全部被打死。这一夜,大约300名战俘死亡。

(机枪封锁之事是劳工而非尾崎所述)

机场在4月前后,即日军发动伊号作战前夕完工。随后的两个月里,陆续有战俘因伤病、虐待及营养不良死亡,反推下来的话,大约死了百余人,即轰炸后幸存者的一半略多。

6月下旬,盟军海空联合再次对这小岛进行炮击轰炸,日军以为盟军登陆在即,30日,看守用刺刀将剩余的数十人全部杀死。这次屠杀的人数不明,估计在70~100人之间。

517名战俘,一个活口也没留下。

日本帝国陆军上尉Isamu Miyake当时在岛上指挥防空营,据他在1947年所供,“关于敌军进攻时我们的防御及战俘处理问题,我们应该是提供了一个计划而且被批准了。所以,在上面下令之后,我们很自然地想到要处理战俘”

但实际上,盟军直到战争结束都没攻打这小岛。陆军上尉所说的“开战前处理战俘”一事,其实在日军中并非个例,比如威克岛被轰炸后,日军误以为盟军要发动进攻,于是将岛上98名战俘屠戮殆尽。

陆军上尉的另一个供词也有点意思:“终战诏书发布后,驻拉包尔的第八舰队一位信号官告诉我,如果有人问起来,就说是1943年6月之后才上岛的,对之前的情况一概不知。”

留在拉包尔的82名战俘结局稍好:18人被送往附近一个叫Watom的小岛,这18人活了下来,拉包尔的64人全部死亡,死因已找不到了。

威克岛上98名战俘被屠杀,指挥官酒井原繁松战后被处决,算是有了一个交代。可日军在这岛上屠杀了一百多名战俘,结局却跟威克岛不一样,没人为此负责。

之所以如此,主要原因是没有直接证人,都是自白式的自证,威克岛的案子不同,有战俘留下的签名跟赞帕里尼的证词,第48节《命不该绝》有提到。另一个原因,估计是这案子发现的比较晚,盟军复仇的心情已经缓解了。

这一节其实是从那跑道来的,巴拉莱岛上的机场是山本五十六最后的目的地。

感谢阅读

目录:太平洋海战之:目录/20200812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