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美国将世界头号大毒枭关进恶魔岛”

2022-12-13 19:47:25 1763

摘要: 世界头号毒枭华金·古兹曼·洛埃拉。 法治周末特约撰稿 李天骄 据报道,7月17日,臭名昭著的墨西哥“锡那罗亚”贩毒集团前头目、世界头号毒枭华金·古兹曼·洛埃拉在纽约被判处终身监禁,并处罚金126亿美元(约合人民币866亿元)。 两次越狱...


世界头号毒枭华金·古兹曼·洛埃拉。

法治周末特约撰稿 李天骄

据报道,7月17日,臭名昭著的墨西哥“锡那罗亚”贩毒集团前头目、世界头号毒枭华金·古兹曼·洛埃拉在纽约被判处终身监禁,并处罚金126亿美元(约合人民币866亿元)。

两次越狱的全球十大“恶人”之首

古兹曼,1954年4月4日出生在墨西哥“毒品之乡”——巴迪拉瓜托市,小时候家庭“非常卑微、非常穷困”,他的母亲曾开过面包房,他自己则“卖过汽水、糖果”。他15岁就踏进毒品生意,原因是“没有工作机会”,有钱买食物求生存的唯一方式,就是去种罂粟和大麻。

20世纪80年代,年轻的古兹曼投身于墨西哥黑帮“教父”加拉多门下,并开始向美国走私海洛因和可卡因等毒品,因其能通过地下隧道、潜艇和火车等多种运输方式将毒品快速运往美国市场,而有了“快腿”的外号。

2000年后,古兹曼与同伙斯梅尔·桑巴达·加西亚在墨西哥成立了“锡那罗亚”贩毒集团。集团成立后迅速壮大,一跃成为世界最大的贩毒集团之一。在该组织的运作下,成千上万吨毒品从哥伦比亚出发经由墨西哥被走私贩卖到了美国,造成数以万计的人因毒品犯罪死亡。而古兹曼则因此聚敛大量财富,并在2009年进入福布斯富人排行榜,位列701位。2011年,本·拉登被击毙后,他在《福布斯》全球十大恶人榜中“晋升”至首位。

尽管他的贩毒集团已成为暴力与毒瘾的同义词,但古兹曼却大手笔资助慈善事业或宗教团体,他的集团针对政府失职的领域提供公共服务,得以在某些贫困地区被民众视为足以取代合法当选的政府。这使他凶狠暴戾的形象变得柔和、亲民,甚至在他的家乡博得好名声。

古兹曼甚至还因两次成功越狱的“传奇”经历被一些墨西哥人奉为“民间英雄”。他的故事也多次被改编成了电视剧和电影,其中包括由美国最大的西班牙语电视台参与制作的美剧《矮子》。

据报道,古兹曼第一次被捕入狱是在1993年的危地马拉。当年古兹曼逃往危地马拉后被捕,之后被引渡到墨西哥,关押在安全级别很高的监狱里。这次被捕对他来说,仅意味着换了间小一点的办公室,古兹曼的弟弟暂时担任“锡那罗亚”贩毒集团的执行头目。其间,手下送来了一行李箱的现金,贿赂狱警,让他们服侍古兹曼继续享受奢侈舒适的生活。

6年后,美国加州控告古兹曼涉嫌洗钱、向加州走私可卡因,请求将古兹曼引渡到美国受审。为避免被引渡,古兹曼抓住机会,收买了能用得到的所有狱警。受贿狱警将“矮子”的牢门打开,他顺利地藏进了一辆装满脏衣服的接应卡车,没有人搜车,“矮子”在默许下一路放行,大摇大摆地开出了监狱。古兹曼花了大概250万美元,就顺利地从监狱越狱。

2014年,古兹曼第二次被捕,他被关在墨西哥最高安全级别的监狱 —— 联邦社会再适应中心1号。在那里度过了短暂的一年之后,古兹曼于次年7月11日夜晚再次越狱离开。在监控的画面中,古兹曼一如往常地走进牢房的盥洗室,拐入角落里狭窄的淋浴房。在淋浴房的隔板后面,他掀开了一个50×50厘米的地道入口,顺着梯子遁地而逃。

地道里悬挂着电灯泡和PVC管,并非漆黑一片,他的摩托早早就停在地道里静候主人,骑着摩托在地下疾驰不到一英里,古兹曼从出口爬出,再次呼吸到自由的空气。

美国历史上最贵的审判

2016年1月,古兹曼再次被墨西哥警方逮捕后,美国当即向墨西哥方面表示希望引渡古兹曼至美国受审。

对于墨西哥外交部同意向美国引渡古兹曼一事,美国毒品管制局国际行动部门原主管迈克·比希尔表示并不意外,因为古兹曼在墨西哥停留的时间越长,他再次越狱的可能性就越大。比希尔称,墨西哥官员曾告诉他,为了关押和看守古兹曼,墨西哥政府每周要耗费约10万美元安保预算。“鉴于有限的资源和他(古兹曼)的越狱能力,墨西哥方面清楚,他们没有(可靠的)监狱(关押古兹曼)。”比希尔说,“我相信,他最终会在美国的一间牢房中‘度过晚年’。”

2017年1月19日,古兹曼被引渡至美国。”2018年11月5日,对古兹曼的这场“世纪审判”终于在美国纽约的布鲁克林联邦法院如期举行。主持此次审判的法官布里安·科根曾对美国有线新闻网说:“最重要的一步,是确保证人的生命安全。”

之所以如是说是因为在古兹曼被捕的背后,是多名手下先后“背叛”的结果,其中最出名的是双胞胎花氏兄弟,曾经的得力手下在引渡古兹曼的文件上签了字,也作为证人出庭证明了古兹曼的贩毒罪行。整个审判前前后后总计56名证人出庭作证,其中14名关键证人彻底揭示了古兹曼的毒品帝国。

然而教训太过深刻——2016年10月,因为在古兹曼的引渡事宜中出力不少,墨西哥法官维森特·扎卡里亚斯在慢跑时被“锡那罗亚”的成员当街枪杀;2009年,来自芝加哥的两名男子,因在制裁古兹曼的事情上和检方合作,在墨西哥惨遭囚禁和枪杀。

为此,连检方“公开法庭文件”这种常规操作,都成了悬崖边上走钢丝:检察官在所有公布的文件上,都抹掉了证人的身份信息。在检方向古兹曼律师提供证人概况时,为了不让“锡那罗亚”方面猜出证人是谁,本来长达100页的备忘录,被删删改改,去掉了一半。

而作为此次“世纪审判”中最受瞩目的平民团体,由12位普通美国人组成、手握裁决大权的陪审团,也享受到了“明星般”的待遇:从法院择选陪审团之初,向布鲁克林居民发送了1000多张传票起,外媒就在持续跟进,不少陪审团候选人平生第一次接受了媒体采访。

但很快,人们发现,陪审这场聚光灯下的审判,风头和风险并存:陪审团也是极容易受到“锡那罗亚”报复的对象之一,匿名性几乎成了他们逃脱追杀的唯一途径。为此,在长达100多天的庭审期间,这些陪审成员将全程待在法院大楼里,由联邦警察护送往来,成员们的真实姓名不会对外公布,以防毒品集团任何报复行为。

古兹曼自从被引渡到美国,一直享受着最严格的安保待遇,被单独监禁在曼哈顿一个安全程度极高的联邦牢房中。在他受审的数月间,布鲁克林大桥每周都会关闭,以便车队将古兹曼从联邦监狱载往布鲁克林联邦法院,特警队、救护车和直升机全程跟随,在法院外还有巡逻的手持重型武装的联邦官员和炸弹嗅探犬,将布鲁克林联邦法院里三层外三层围得水泄不通,把法院变成一个名副其实的“封闭式堡垒”。级别程度如此高的安保措施自然所费不菲:据报道,法院花费了近5000万美元来保证现场的安全,堪称“美国历史上最贵的审判”。

古兹曼获刑终身监禁

美国检方表示,该集团数年间向美国走私海洛因、大麻、可卡因等毒品,牟利超百亿美元。起诉书中指出,古兹曼担任“锡那罗亚”贩毒集团的头目,向美国非法走私了累积140亿美元的冰毒、可卡因和大麻:他的“好东西”遍布西海岸的洛杉矶、圣迭戈,东海岸的纽约和波士顿,北至温哥华和芝加哥,以至于芝加哥的缉毒警察多年通缉着从未涉足这座城市的古兹曼,他还将市场打通扩张到了澳大利亚和欧洲。 除此之外,他还涉嫌多起谋杀、绑架和虐待案件。

整个审判过程持续了将近3个月。陪审团于2月12日作出判决,古兹曼十项罪名全部成立,其中最高指控罪名为领导犯罪集团,持续多年从哥伦比亚、厄瓜多尔、巴拿马和墨西哥金三角地区购买毒品。

据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报道,当天宣判后,古兹曼在法庭上发言表达对审判的不满,称自己在关押期间的生活条件恶劣,无法同妻子会面。据报道,古兹曼称自己被引渡至美国时,曾希望得到公正的审判,但现在发现整个审判都被“玷污”了。古兹曼的辩护律师杰弗里·利希特曼在庭外表示,这是不可避免的判决,不过仍然会继续上诉。

7月17日,纽约联邦法院判处古兹曼终身监禁,外加30年刑期,并处罚金126亿美元。次日,墨西哥现任总统洛佩斯·奥夫拉多尔批评该判决不人道,并表示将致力于建设一个低物欲的社会以遏制毒品暴力活动。洛佩兹·奥夫拉多尔还表示,将探讨墨西哥申请回收古兹曼资产的合法途径,“这些资源、这些资产在法律上与墨西哥有关,此事将在法律基础上考虑。”洛佩兹·奥布拉多尔说,“我相信美国会同意。”

第三次越狱恐不再可能

福克斯新闻此前曾预测,判决生效后,古兹曼很可能被送往位于科罗拉多州佛罗伦斯的“超级戒备监狱”。这座监狱占地约14万平方米,铁丝网围栏高达3.66米。此外,还有激光防护、压力垫以及攻击犬等,建造费用达6000万美元,拥有全美最高标准的安全措施,用以关押最危险的犯人,是美国政府所能提供的戒备最森严的监狱,以至于它被称为“落基山脉的恶魔岛”。

自1994年投入使用至今,从未有一个罪犯成功越狱。所有囚犯每日被囚禁在单人囚室最少23个小时,离开监仓必须由狱警陪同,防止囚犯之间互通消息,监狱会每日点名6次。目前,该监狱囚禁了376名囚犯,包括“9·11”袭击事件、1995年俄克拉何马城爆炸案及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的主犯。

据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报道,狱中牢房分为不同等级,其中关押在H单元的囚犯,除了按照事先批准的名单与家人、朋友和律师见面外,与外界没有任何其他联系。他们不准集体活动,彼此间唯一的联系方式就是通过厕所或者水槽的水管大声喊话。

D单元则被称为“爆炸案犯区”,曾关押过已被执行死刑的奥克拉荷马城爆炸案犯麦克维等。如果囚犯不守规矩,他们就可能被关入Z单元。在这里,没有电视可看。对于这些与外界已经没有很多联系的囚犯而言,这算是非常严厉的惩戒方式了。

但在这所极限管理监狱里,还有一处堪称“超极限管理”的特别区域,即所谓的“13区”,1993年,美国世贸中心爆炸案策划者拉姆齐·优素福就是达到这种危险级别的囚犯。这里的犯人没有机会接触任何人,包括狱警在内。

据美国《纽约时报》最新消息,在庭审结束的第二天——7月18日,古兹曼于已被秘密转移至“超级监狱”,监狱长也证实了这一消息。古兹曼如何被转移至监狱仍是个秘密,媒体通过飞行记录查询到一家经常为政府提供航空运输的飞机于7月19日从纽约拉瓜迪亚机场起飞,三个半小时后降落在科罗拉多州的普韦布洛市,那里距监狱仅有40英里。

责编:高恒涛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